新闻中心
2号线信号工徐晖荣获“全国孝亲敬老之星”称号

2015-03-11  来源:集团团委

“85”2号线信号工

 

徐晖荣获全国孝亲敬老之星称号

 

 

百善孝为先,几乎是每个人都能脱口而出的传统美德,但真要做到却不是容易的事,“85后”小伙子徐晖却做到了。

 

徐晖是上海地铁维护保障有限公司通号分公司2号线的一名普通信号工。高高的个头,架着一副黑框眼镜,这个斯文的大男孩干起又脏又重的“轨旁活”来,从不含糊。七尺男儿,常常为了一颗小小的螺丝,“咚”地一声就放下了“膝下黄金”;常常为了那0.1mm的误差,较真到大汗淋漓。可他并不在意这些,随手拍拍膝盖上的泥灰,抹掉汗水,朝着他的下一副道岔,走去……

然而我们从来不知道,下班后的徐晖,更忙!

 

他一人照顾患有糖尿病的父亲、老年痴呆症的爷爷和卧床不起的奶奶,用他的实际行动,以孝传人,以孝育人,以孝感人,以孝化人,以孝聚人,树立榜样,传递正能量。

32日《新民晚报》报道了徐晖的故事,用一个个感人的事迹向我们呈现了“85后”小伙如何用他的实际行动孝亲敬老。

 

85后川沙小伙“孝动浦东”:如今就该回报长辈

来源:新民晚报  201532

 

百善孝为先,几乎是每个人都能脱口而出的传统美德,但真要做到却不是容易的事。家住浦东川沙的85后小伙子徐晖却做到了。他一人照顾患有糖尿病的父亲、老年痴呆症的爷爷和卧床不起的奶奶,用爱心温暖亲人,用孝心延续祖孙真情,用行动为80后、90后们树立起孝老爱亲的榜样。

从小对“家”最看重

前天,记者来到徐晖位于川沙新德路的家中。见他第一面,记者就感受到一股积极向上的活力。徐晖出生于1986年,9岁时父母离异,他随父亲生活。母亲时常来探望他,但他和爷爷奶奶的感情最好。

“或许是我从小生长环境的缘故,我特别珍惜家人,从小到大的愿望始终是‘家和万事兴’。”徐晖说,他2007年开始工作,在上海地铁维护保障有限公司担任信号工。他平时工作繁忙,但很少有人知道,下班后的徐晖其实更忙。因为父亲患有严重的糖尿病,爷爷有老年痴呆症,奶奶身体也不好,照顾全家人的重担都落在他一人身上。

结婚后,徐晖把婚房选在爷爷家的同一小区。父亲与爷爷奶奶同住,过去还能帮着照看老人,后来渐渐不行了,就由徐晖照顾。妻子对他非常支持,忙完家务也常常去帮忙。

工作后,徐晖几乎每天都要去老人家看看,买点饼干水果。天气好时,他还会带爷爷、奶奶和父亲外出散步、晒太阳。小区里的人基本都认识他——除了徐晖,这些年已很少有年轻人总是陪在老年人身边了。双休日徐晖总是最忙碌——他要给老人洗衣服、晒被子。爷爷奶奶都已经年近九旬,有时大小便会留在被单上,他就先用手洗,然后放入洗衣机漂洗、甩干。爷爷奶奶和父亲都无法自己洗澡,他定期给他们擦身。奶奶的脚上有老茧,他一有空就给她泡脚,并细心地为她修剪趾甲。爷爷奶奶从家走到理发店很吃力,徐晖特地从网上买了理发器,每月给老人理两次发。徐晖说,给老人理发没什么技术含量,但需要细心和耐心,现在已经得心应手了。

老人安全最牵挂

徐晖说,照顾爷爷奶奶,他最担心的是两件事,一是外出散步走失,二是在家中出意外。奶奶有次出门后一下午没有回家,徐晖找了大半天也没有消息,急得团团转。后来,派出所民警将老人送回了家。原来,奶奶出门散步时走得太远,走不动了,就坐在公交车候车处休息。有好心人询问她住在哪儿,她说不清楚,就被送到了派出所。此后,徐晖便和小区门卫打好招呼,并留下了电话,叮嘱他们千万别让老人走出小区。

爷爷常常会把家中东西放在不该放的位置。有一次,徐晖下班回到爷爷家,发现一团糟。原来,爷爷想自己烧饭,水龙头一直开着,房间里水漫金山;厨房里煤气灶上火苗乱窜,饭都烧糊了,差点酿成火灾;橱柜里的衣服也全被翻了出来,统统扔在了地上。“看到这些,我很崩溃。但转念一想,如果是小孩子,他们大多会被原谅,而发生在老人身上,为什么就不能被原谅呢?”徐晖说。

2013年,90岁的奶奶摔了一跤,自此开始卧床;而父亲则因糖尿病导致严重的并发症,双腿浮肿右脚腐烂,不得不截肢;此时,新婚不久的妻子也查出来怀孕了。

徐晖更忙了。每天八时半就要上班的他,清晨五时半起床,先给爷爷奶奶擦身、更换尿布,烧好粥,再把衣服洗好、晾好才去单位。下午五时半下班回家,他又重复早晨的程序。很多年轻人嫌老人有臭味,但徐晖说自己从来不戴口罩。“都是自己家人,有什么好介意的?”他给奶奶擦身也不戴手套,“否则就无法感觉下手轻重,一不小心会弄疼老人。”

在徐晖的悉心照料下,奶奶恢复得不错,即使炎炎夏日也从没长过褥疮。后来,奶奶胃口不好,吃不下饭。徐晖问了很多人,还上网查了资料,最终决定给她吃米糊。他买了个料理机,把每天吃的饭、菜加两勺蛋白粉一起搅拌打成米糊,一口一口喂给她吃,有时奶奶一边吃一边吐,他也不嫌烦,还摸索出一套小窍门,“让奶奶上半身前倾、勺子只盛一半、吃饭时不和她讲话……”

回报长辈最“平常”

徐晖的朋友同事都知道,千万不要约他出去吃饭娱乐,因为往往会被拒绝。不是他不合群,是他没有时间。儿子出生后,徐晖仅有的一点睡眠时间也差不多被剥夺了,多亏母亲来帮忙,让他喘了口气。有一次住在爷爷家,在睡梦中听到“咚”的一声,他一下子惊醒。起身一看,果然发现爷爷跪坐在冰凉的瓷砖上起不来,他连忙将爷爷扶回卧室。后来,他说自己睡觉时常常感觉听到异常声响,以为老人摔倒了,但醒过来却发现只是幻觉。

看到徐晖如此忙碌,亲戚朋友偶尔帮忙,都劝徐晖把老人送到养老院。但徐晖总说,“舍不得,还是在家里由我照顾着比较放心”。平时碰到一定要出席的场合,比如朋友、同事的喜酒,他就去宴会上露个脸,喝杯茶、敬个酒又赶着回去了。

徐晖的父亲要靠注射胰岛素控制病情,他每周都会按时去医院帮父亲配药。截肢后,父亲行动不便,洗衣、洗澡、擦身的活儿也都由徐晖负责。但徐晖觉得自己并没有多少了不起,“照顾一个和照顾三个,没什么差别,习惯也就不觉得难了。”

去年,徐晖被评为十大“孝动浦东”典型人物。照顾两代三位老人,徐晖却认为这很平常,“我爸爸是爷爷奶奶唯一的儿子,我又是独生子,从小就受到全家的宠爱,他们上了年纪,也该我付出和回报了。”

去年,爷爷奶奶相继离世,但徐晖的作息没有改变,因为家庭是肩头永远的责任,家人是心头永远的牵挂。(新民晚报记者左妍)